嗜好之屋

-一个梦想的提示
-写的东西,拍的照片,总该能给人带来平静和快乐
-据说常见写作素材是:妈妈,旅游,名著,佛经感悟

田州招待所

刚刚过去的周末,我因朋友的邀请,前往田纳西州的诺克斯维尔一游。这座田纳西著名的小城,距离我所在的亚特兰大只有3个小时左右车程,一路开车过去,颇为轻松愉快。在小城的两天,朋友们热情地接待,把小城好吃好看好玩的地方,都带我去过了。虽说小城没有亚特兰大的都市风光和多样美食,绿意氤氲的古城街道,倒也别有一番醉人的宁静趣味。周日开心的游玩结束,和朋友用过午餐后,我也便驱车返回。正是美国南部的四月份天气,高速公路两旁林木参天,绿意难收难管。想起这次愉快的旅行,不由得想摇下车窗,吹着风唱起歌来。

然而偏偏天公不作美。开了一个小时之后,路上突然暴雨倾盆,我不得不把雨刷开到最高一档。前面的车子在后面扬起一层水...

偶然听到这样一支歌,瞬间被征服。感觉好久没有听到这么有穿透力的音乐了,伤感而透亮,自带一种透过玻璃看雨的特效

《隐士》第三回:梭罗

看看人家写的梭罗。自惭形秽

Adore:


何时何地让你感觉到最快乐?

置身大自然。

——《我的普鲁斯特问卷》


书中对于梭罗为何跑到瓦尔登湖,给出了几种猜测。

我不喜欢那些猜测,出走就出走了,只谈湖居,不恋红尘。

与其说这是一个多么伟大的人,不如说这是一个多么忠于自我的人。


他并非不占有物质财富,并非因不善人际交往而被迫离开,而是绝对自主的选择。

哈佛高材生,自己砍树制木材,把整个屋架给做出来,挖好一个6*7的地窖(非常值得参考

如果说我敬佩异性的话,那么手作劳动列在第一位。


把饮食的开支降到最低,看看一个“人”对物质的底限在哪里,...

伪文艺青年的豪宅梦

前几天陪妈妈去加州玩了一趟。从旧金山开始,租车一路南下到洛杉矶,沿途还经过了几个漂亮小镇。来美国三年多了,西海岸我却还是第一次玩,也是惭愧。沿着举世闻名的一号公路开下来,太平洋的海浪翻卷,在近岸的地方变成醒目的浅绿色。看看沿岸的景点,走过城市的灯火和小镇的街道,一路也算长了不少见识。不过,有一样东西却额外引起我的兴趣,就是这一路上的各种豪宅。

在蒙特雷有所谓17 mile Drive, 进门还要10美金门票钱,里面就是带有沿海高尔夫球场的海边豪宅了。据说默多克在这里有5处房产。去洛杉矶的路上路过赫斯特古堡,可惜我们没有力气去看了,但是据说也是私人拥有的城堡,富丽堂皇。最后在洛杉矶看...

碎片

1. 金黄枫叶,树林,满地落叶

2. 广场,典雅的钟楼

3. 图书馆,早起过去,买咖啡、面包的路上

4. 阳光下的课间,同学们的欢声笑语

5. 餐厅,母亲,笑声,聊天

希望

我向往和不向往的

最近总是在想,人似乎是一种非常矛盾的生物。

之前一段时间,三个项目的截止时间赶在一起,又都是要有明确产出的项目,作假不得,于是忙得昏天黑地。那时候,不由得会有一点心疼自己的身体,觉得虽然不是天天都这样忙,每过一段时间就这么来一次,也够折腾了。另外,好久没有机会锻炼,也加剧了身体的压力。于是,就一心想着等事情结束之后,一定要好好地休息一下,努力锻炼身体,把身体恢复起来。

项目终究都完成了,于是我迎来了一段难得的休整期。这段时间,我几乎推迟一切可能推迟的事情,就是休整身体,同时,更重要的,要努力锻炼呀!

说到锻炼,我是个没有长性的人。之前好几次下定决心严格执行健身的计划,最后都没有贯彻到底。...

关于幼稚和理想主义的反思

去年年底的一次回国,颇有些新的感慨。时差倒好了,忍不住想借一篇文章的形式,梳理一下凌乱的思路。

不知为什么,自从上次回国以后(两年以前),这时间仿佛是越过越快了。虽然一年以来,看看家人身体都还康健,面容也不曾有什么可见的变动,然而却分外觉得他们老了——或者应该说,分外感受到自己将要承担的责任,和不得不面对的成长。他们在国内的生活有着巨大的变化,其中多有令我触目惊心之处,比如雾霾的加重。两年以前回去时,济南天气晴好,我还以为所谓雾霾只是偶尔的情形,大致还是可以的。这次回去,第一次看到晴天的时候,大白天如同黄昏光色,整个城市都笼罩在难以化去的雾中,真是瞠目结舌。回来之前几天,陪妈妈去两条街区外买...

的确,有时候想起来,最安心的时候,莫过于知道了一段时间内前进的方向,有实际的工作在稳步地进行,有可见的进展一点点在积累,有实际的进步。这就好比爬山,看到面前清晰的前进步道,上山只需要付出努力就好了。真正揪心的是,在山间碰上迷雾,上下不得,天色却渐渐晚了。能看到要走的路,哪怕是一小段,知道其通往山顶,已经是多么幸运的事情呢!而如果这时候还是要嫌累怕疼怨天尤人,那么只能说,山顶的景色是不属于这样的人的,而所遇到的所谓失意和痛苦也就是活该了。


有时候,人是很难改变的。外界对我们的改造翻天覆地,而在最不自觉的梦里,却会不经意间,看到自己最本初的幻想。那种失却多年的对美的纯真的向往,和单纯的快乐,让我在梦醒之后沉思,原来在这一切的重压下,我的初心上连一个痕迹都没有留下。在那一瞬,依然可以这么轻松的逃离出来,就像一只蝴蝶,灵巧地从书页上飞起。

原来人真的可以在持续地演出中忘记真正的自己。原来人真的可以在重压下忘记,自己原本可以在任何一种境遇中以一种更加有尊严的方式存在着。原来对于人最基本的需求和欲望的肯定,可以被商业的谎言和成功人生的谬论夸大到如此的程度,以至于变成对高雅的怀疑,对高尚的解构,以及对下劣的接受,甚至拥抱。原来人真的可以用...

马洛里广场

大名鼎鼎的马洛里广场,号称是美国最南端看日落的最佳场所。

几个月前,我有幸一睹这美丽广场的风采。令人微醺的暖风,清澈的海水,自由自在的海鸥,环绕着广场上熙熙攘攘的游人。太阳偏西而没有落下时,阳光还是炽烈的,于是人们懒洋洋地寻找遮阳伞下空着的躺椅,拿着菜单跟服务生们点着啤酒或者可乐。不怕烈日的是在街道中央表演的艺人,弹着吉他,用沙哑的嗓音唱歌。每当有人往他们面前的碗里投钱,他们会笑着对你点头。但是这并不干扰他们的歌唱,他们比早先唱得更起劲些。路边卖纪念品和冰激凌的小贩殷勤地招呼着来往的游客。彩旗,串珠和花束其实并没有太多人光顾,倒好像广场装点的一部分。在人群中穿行时,如果你碰到那些串珠,它们会...

啊当年是多么喜欢这首歌!最早的时候听到的是克莱德曼的钢琴曲,觉得充满了一种东方情趣,后来听到这个,直接被震撼到了。那时候的MP3好像一共只64MB, 只能装几十首歌,这首就在里面保存了好久。

最逗的是当年我说,再也不会有比这更完美的歌了!就像那个“我永远不会忘了这一天”的梗。不过,曾经的完美还是会在某个时刻,带来新歌所不能带来的感触。

人生需要经营。仅仅有一颗所谓的善心是不够的。生活本身就是修行,平日所学所说究竟是不是真心的,尽管投诸这红尘烦扰之中,一试便知。遇到事情就用不上的,不可谓真本领。

好久之前听到六字大明咒的这个版本,一直搜索而未得,今天终于给我找着了!高远清亮,令人平和。

1 / 5

© 嗜好之屋 | Powered by LOFTER